北京通州:4月13日起中小学所有学科启动线上教学


一辆日产轩逸缓缓停在了收费站进城口的岗亭边,收费站工作人员韦皓月摆手示意可直接通过。

电话采访临末,澎湃新闻记者和他道别并祝保重,他操着浓重的口音说,“你们也辛苦,把我们武汉、湖北的情况告诉全国。”

至于滞留在家的收费站工作人员,单位发出号召,倡议他们到各自所在地从事志愿工作,比如工作人员程女士去了自己所在社区,帮忙测体温、送菜等。

距离4月8日零点还差2小时,王彩霞就驱车赶到了“武汉西”高速收费站。她算是第一辆车,随即被记者团团围住采访。

 “武汉西”三个醒目的红光大字,在漆黑的夜色背景下,极为耀眼。

出城这一晚,她被记者围采了将近2个小时。通道栅栏被挪开那一刻,一辆黑色奥迪车反而第一个冲出城。车里男乘客很激动,举起手臂狂喊“武汉加油”。

4月8日凌晨,韦皓月坐在岗亭里,大部分时间注视着车辆流动,偶尔为咨询司机提供解答服务。

有关措施原定为期14日,直至4月7日为止。香港特区政府发言人表示,新型冠状病毒全球疫情仍然严峻,香港确诊病例较两星期前新增超一倍,过去两个星期,约七成半确诊病例潜伏期曾身处外地,又或者属于紧密接触者,因此决定延长有关限制措施。

虽然也知道武汉4月8日解封的消息,但他还有些怀疑,“问一下工作人员安心。”。

离汉通道开启的那一刻,韦皓月正坐在一个“武汉西”收费站的一个岗亭里。她返岗才一个星期。